二十四孝——闵子骞单衣顺母

[返回]
详细信息

闵子骞单衣顺母

东周时期的闵损,字子骞,是孔子的学生,他的德行与颜渊并称,但他的孝悌更为人所称颂。

闵损早年即丧母,后来,父亲娶了后母,后母有生了两个弟弟。后母很不喜欢闵损,经常在父亲面前说他的坏话,挑拨他们父子俩的关系。寒冷的冬天来了,后母给两位弟弟缝制了厚厚的棉衣,给闵损做的棉衣里塞的却是芦花,不能御寒。闵损常常冷得蜷作一团,但他什么也不说。一天,父亲要外出了,让闵损给他驾驭车马。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刮过,闵损哆哆嗦嗦的,连缰绳都握不住了,掉到了地上。父亲大怒,举起手里的鞭子便抽打他。哪知闵损的棉衣布料是那样的单薄,父亲只几下便将他抽烂了,里面的芦花露了出来,父亲怔住了,才明白了一切。

回到家,父亲便想休了后母,闵损忙跪下来对父亲说:“有母亲在,只有我一个人受冻;如果母亲走了,两个弟弟也只有单衣穿,这样我们三个都会受冻的。请求父亲让母亲留下来吧!“后母听说了此事,非常感动,羞愧于自己以前的言行,从此视闵损如同己出。

大抵作后母的总是有一些偏心,但闵损在父亲弄明白实情后,并没有借此发泄对后母的怨恨,而是以大局为重,舍己为家,积极为后母开脱、辩护,以保住全家的安宁。这是多么感人的孝行!这是多么宽阔的胸襟!